电光火石间,猝然一枚银针破风而来。独孤扭头避过,手中自是慢了下来。 子琴春晓两人也同声惊喊:“师姐!贼子看剑!”“剑”字刚一出口,已是剑到人到,二人左攻右击,招招致命。剑光纵横交错,奇迭峻峭,剑风织成一股令人窒息的剑网。

独孤手制约着烟儿,却仍然神态自若。只见他手中宝剑当中翻搅,一股大力使得子琴春晓手中长剑几乎着手而飞。

一旁的刘行云早就禁不住了:“无耻淫贼,好不知羞!”一把轩辕剑破空而来。刘蝶舞手持柳叶刀紧随其后。

“、这等淫贼还讲什么江湖道义,大师一块儿上!”忽然左右一个獐头鼠目的家伙喊道。此人在江湖上本是个鸡鸣狗盗的无名小角色,这会倒跑来碌碌无为了。

可众人已被盟主宝座劝诱的失去了理智,顿时蜂拥而上。

独孤哈哈哈大笑:“好,此日就一并送你们去见阎王!”只见他狮吼一声,宝剑在半空虚晃俩下,渐渐变快。蓦地碎裂成千百个剑影,如海浪一般涌而来。

武功较弱的几位,就地震断经脉倒地而亡。稍微强劲一点的也都是气血翻涌,急促运功疗伤。

独孤不败正要挥剑送他们魂归西天,猛然几枚银针再次向他几大要穴袭来。

独孤急促轻挥宝剑格挡开去,定眼望去,素来是一黑衣劲装少侠,左右另有一位似笑非笑的华衣令郎。

独孤内心暗忖:“这两位才是真正的高手,那群乌合之众只理解以多胜少,却不理解云云混乱之中,丝毫不及取巧。”两人恰是林瑶琴和慕容枫,瑶琴朗声道:“独孤小贼,你恶贯满淫,如若舒坦放下这位女士,我留你个全尸!”“哈哈哈,口吻倒是不小,不如二位放马过来。”话音未落,人已是闪出几丈以外,好俊的“雪山飞鸿”。

手中钳住一人, 轻功 还能云云炉火纯青,实属少有。二人差异施展 轻功 紧随其后,几人的死后如故有一个身影寸步不离·······#通俗文学##头条原创#